•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商业新闻

中美贸易战之大豆战 中国有6个月的窗口期

时间:2018-04-09 10:26:42   作者:本站原创   来源:互联网   阅读:898   评论:0
内容摘要:美国中西部的大豆田正处于中美贸易战的中心,其不仅关系到特朗普的票仓,也关系到中国的民生。  “我望着我的大豆田,我知道三分之一的大豆将运往中国,”比尔•威克斯(Bill Wykes)表示,他那一小片大豆田位于伊利诺伊州大豆种植带,距离芝加哥这座由大豆成就的城市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美国中西部的大豆田正处于中美贸易战的中心,其不仅关系到特朗普的票仓,也关系到中国的民生。

  “我望着我的大豆田,我知道三分之一的大豆将运往中国,”比尔•威克斯(Bill Wykes)表示,他那一小片大豆田位于伊利诺伊州大豆种植带,距离芝加哥这座由大豆成就的城市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过去十年,威克斯和肯德尔县(Kendall County)周围很多家庭农场都大举押注于中国及其肉类消费的日益增长——这推动了中国对由大豆制作的动物饲料的购买。

  “15年前,我们几乎不向中国出口大豆,”63岁的威克斯称,为了满足需求,他把大豆种植面积增加了一倍。

  这些大豆田如今正处于全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一触即发的贸易战的中心,此前美国和中国威胁向对方价值数百亿美元的产品征收关税。

美国指责中国盗窃知识产权来证明其征收关税的合理性,北京方面则试图离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其乡村地区支持者之间的关系。他需要这些选民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以及2020年的连任竞选中支持他。

  美国和中国目前仍然在打空拳;未来两个月内预计不会采取实质性的关税举措。但是,过去一周两国争端迅速升级。在特朗普政府于上周二公布了对约1300种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的计划后,北京方面在数小时内作出回应,将对从美国进口的大豆等商品征收25%的关税。

  从那时起,美国不断传递出混合信号。上周四,白宫新任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政府对谈判持开放态度。“关税不是立即开征。我们会慎重讨论该问题,”他向记者表示。然而当天晚些时候,特朗普威胁再对价值1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

  在两国政府热衷于不断升级口头威胁之际,这场对峙正逐渐成为对政治意志的考验。理论上讲,北京方面更容易受到贸易战的冲击,因为相对于美国经济对于对华出口的依赖,中国对于对美出口的依赖程度更高。特朗普可能还希望通过对华采取强硬路线,在政治上受益。

  然而,北京方面认为,特朗普政府将承受来自农民和其他游说团体要求避免贸易战的强大压力——特别是在选举年。中国是美国大豆绝对领先的最大海外市场,去年美国大豆出口总计220亿美元,其中对华出口占据了约56%。经济上的相互依赖意味着很多美国制造商依赖于中国生产的零部件。

  “北京方面认为自己的承受能力超过美国,”曾担任白宫亚洲事务最高顾问、如今就职于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并补充称中国的关税清单“相当于精准打击特朗普某些关键选区”。

  肯德尔县(位于伊利诺伊州第14国会选区)正是未来几周政客们将密切关注的那类地区。两年前,共和党轻松拿下该区的选票,但该区在11月选举中出现偏向民主党的迹象,无党派的《库克政治报告》(Cook Political Report)已经将该区划入今年可能出现激烈竞争的一栏。

  美国大豆种植带纵贯整个中西部,从伊利诺伊州、到明尼苏达和内布拉斯加、再到密西西比河流域至阿肯色州。这片区域覆盖了曾在2016年大举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区、以及爱荷华等关键摇摆州。据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称,大豆出口受到严重干扰可能导致密苏里州密西西比县的失业率超过20%,而密苏里州正是今年参议院选举竞争最为激烈的选区之一。

  “(特朗普)威胁把美国农业付诸一炬,”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表示,“我们绝对要和中国的不良行径相较量,但要以惩罚他们而不是惩罚我们自己的方式。”

  威克斯称,上周三当中国宣布对美国大豆等商品征收关税的计划后,每蒲式耳大豆价格下跌了40美分。他表示:“对于一位拥有500英亩大豆田的农民来说,这意味着10分钟内损失了1.2万美元,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

  然而,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豆农因此反对特朗普。“我觉得还没人明白到这一点,”威克斯表示。肯德尔县共和党主席詹姆斯•马尔特(James Marter)称关税威胁只是一种伎俩:“我认为特朗普是用大棒政策作为谈判工具。”

  伊利诺伊州农民鲍勃•斯图尔特(Bob Stewart)把上周的关税计划纳入了考虑。“我家从1860年代就定居在这里,”他称,“这不会令我们破产。”尽管上周三他家的农场因为关税计划“大概遭受了20万美元的损失”,但是,由于需求强劲,他仍然计划在今年照常应该轮种玉米(176813.000.74%)的农田上种植大豆——“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前所未闻的”。

  他不认为关税计划会有损特朗普的大选前景。豆农有强大的游说团体,“但在投票权方面,我们不是很强大:现在的农民非常少”。

  阿克伦大学(The University of Akron)中西部政治专家约翰•格林(John Green)表示,该地区很多选民都很矛盾:他们支持与外国达成“更公平的”贸易条款这一象征性的目标,即使他们可能因此遭受经济损失。但一段时间后他们可能才会感受到这带来的痛苦。

  他称:“目前为止都是口头上的威胁,这些事情需要时间来落实。在2018年选举之前,我们完全有可能看不到任何经济影响。”

  《库克政治报告》主编查理•库克(Charlie Cook)称,许多支持特朗普的选民不是真的受到可能遭此次贸易纠纷影响的经济利益的驱动。他说:“我认为,其中很多都是由对精英的敌意、对城市地区以及生活在东、西海岸的人们的敌意推动的。”

  如果爆发贸易战,考虑到大豆在中国经济中的独特作用,中国政府也或将遭遇政治压力。大豆贸易爆炸式增长的这20年见证了中国中产阶层的壮大。

  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30年收入不断增长使中国人的年人均肉类消费量从20公斤增加到了50公斤。猪肉是在中国最受欢迎的肉类,同期中国每年屠宰的生猪数量从不到4亿头增长至7亿头。

  87岁的赵桂芳(音)在四川农村长大,她回忆说,40年前肉是稀罕物。“我们一年吃一两次猪肉。喂猪用的是草,所以得花一年时间才能喂大。”

  曾经主导生猪市场的家庭养猪模式无法满足如此大幅的需求增长。因此,中国推动了大型养猪场的崛起,由利用富含蛋白质的大豆生产饲料的农业企业集团提供最适合给畜禽增肥的饲料。

  中国国内大豆产量占全球供应量的4%,只够满足本国6周的消耗量。因此,中国的大豆进口量从20年前的50万吨暴增至去年的9600万吨(全球供应量的三分之一)。

  至于从何处进口大豆,北京方面也没有多少选择。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生产了全球约90%的大豆,而阿根廷的主要出口大豆种类不受北京欢迎。国泰君安证券(Guotai Junan Securities)分析师在最近一份报告中称:“中国基本上只能在巴西和美国之间进行选择。”

  目前的时机对北京方面有利。南半球的秋季和初冬是中国从巴西进口大豆的季节:在开始依赖美国进口大豆之前,中国有6个月的窗口期。

  此外,中国规划者正在研究能否从巴西进口更多大豆。温氏股份(Wens Foodstuffs)创始人之一温鹏程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没有美国大豆,那像巴西这样的国家应该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温氏股份是中国最大畜禽饲料集团之一。

  北京面临的最大风险是贸易战推高通胀——考虑到可能带来社会不稳定,中国共产党一直对通胀非常敏感。虽然将500万至1000万吨大豆供应从美国转至巴西将给美国农场主造成痛苦,但此举将给予巴西更大的定价权。

  国泰君安还表示:“大豆价格飙升将传导至下游肉类和食用油价格,这将加剧国内通胀。”虽然一些中国博主出于爱国原因建议选择以蔬菜为主的饮食,但喜欢炸鸡的城市居民不大可能改变吃肉的习惯。

  然而,咨询公司TS Lombard估计,大豆价格上涨10%将导致通胀率上升不到0.2%,这表明中国仍有回旋的余地。

 北京方面还将面临来自新形成的大豆产业的压力。数以百计的进口商、大豆研磨企业、饲料企业和肉类生产商雇用了成千上万的员工。这一行业正受到产能过剩的困扰,意味着企业将面临成本上升的困境。猪肉行业分析师冯永辉表示:“企业肯定会跟政府讨论这个问题。”

  中国完全摆脱美国大豆的唯一办法是将资金大量投入新的地区,以提振这些地区的大豆产量。例如,有官员谈到了乌克兰等黑海周边国家。

  这样做,中国将效仿日本曾经的做法。上世纪70年代,日本大举投资巴西的大豆生产。这一努力最终帮助巴西成为主要的大豆生产国。

  美国农业部分析师弗雷德•盖尔(Fred Gale)写道:“中国政府和农业企业负责人肯定将忙着设法在世界某个地方打造下一个巴西。”但在当前与特朗普的对峙中,这样的计划对北京方面不会有什么帮助。



精彩推荐
中国轻纺网 版权所有  滦南县棉纺行业协会  冀ICP备12010868号-1
Powered by OTCMS V2.83